《我的室友虽然是个福利姬但是她贼喜欢吃我做的饭》第三卷(咕咕咕中)

2021-04-24

目录
  1. 第三卷
    1. 01.
    2. 02.
    3. 03.
    4. 04.
    5. 05.
    6. 06.
    7. 07.
    8. 08.
    9. 09.
本文总阅读量

第三卷

01.

“嗯!今天的蛋饼好吃!”
室友一边大口大口地吃着我煎的蛋饼,一边毫不吝啬地对我表达着赞美之情。
“你还要不要,我吃饱了。” 我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盘子推了出去,上面还剩着几块蛋饼。
“要要要!林林做的就算是掉在地上了我也要吃!” 室友开心地接过了我的盘子,用筷子夹起了我的蛋饼大口大口地吃着。
“真的是,如果掉在地上了我再给你做不就好了….” 我说,“而且前天你不是说你把我给你留的炒饭打翻了吗…你不会真的吃了吧…”
“咳咳!” 室友呛了一口,赶忙拿起旁边的水喝了一口,“才没有,那是夸张的说法。”
“好好好。”
“诶,林林。”
“怎么啦?”
“下周末陪我去漫展好不好。”
我抬起头,看到室友正用着期待的目光看着我,就像一只小猫对主人投去期待的目光,眼神里透露着‘快喂我吃零食你个铲屎的’。
“行啊。” 我点了点头。
“诶??你竟然答应了!” 室友似乎有些惊讶,好像她本来就已经做好了会被我拒绝的准备一样。
“就当作陪你去走走啦。”我耸了耸肩,“不过之前不是说凛酱陪你去吗?”
“唉!”室友叹了口气,脸上略微地浮现出了一丝失落的神情,“我昨天问了她啦,她说她周末有事,来不了了。”
“这样子嘛…” 我缓缓地说。
虽然是两天前的事情了,但是那个过肩摔对我来说还是记忆犹新,现在想起来,我的背还是有点隐隐作痛。
合气道….凛酱爸爸都教了些什么东西给她呀…
不过..如果那天能解释清楚就好了…也不知道凛父回家之后和她沟通得怎么样了。
反正我…给她发了消息,到现在都没回我。
然后她却回复了室友的消息,可能是真的生气了吧。真的得找个时间,找个机会,好好和她解释清楚。
我才不是那种还在和前女友藕断丝连,然后一边又勾搭着新的女孩子。
我感觉凛酱已经把我当成了那种人了…
“林林!” 室友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打断了,“你怎么在发呆?”
“啊,”我反应过来应了一声,“没事没事,想事情。”
“你在想…凛酱吗?” 室友咬着筷子,歪了歪头问我。
“嗯…” 我点了点头。
“哎,其实我一直很好奇,林林的理想型,就是凛酱那样的吗?” 室友好奇地问我。
“对。” 我点了点头,“我就很喜欢那种,头发短短,英姿飒爽,然后又很自信的女孩子。”
“啊…那美少女类型的呢?”
“嗯…”轮到我歪了歪头,“怎么说呢…也不是不行,但是凛酱那种会更戳我。”
“切!王八蛋林林。” 室友不满的撅起了小嘴,对我哼了一声。
“干嘛啦,那你的理想型呢?” 我问,“我记得你不是喜欢那种,会打篮球一米八还要有腹肌的运动型帅哥?”
“对啦!就是啦!” 室友突然站起身,粗暴的把我碗筷抓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到了洗碗池开始洗碗。
“诶你干嘛…”
“哪像你又瘦又爱抽烟!肯定跑两步路你就累死人!还打什么篮球!”
“不是…你的裙…”
“整天就知道宅家里也不去外面走走,一天接触到的光合作用为零!你就是个零,给你找个一算了!”
“诶我认真的你的裙子…”
“裙什么裙!你要我把我的小裙子借给你穿吗?王八蛋林林!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果然什么都不记…”
“等一下啦!我要说的是,你的裙子塞在了…“为了能让室友听清楚我说的话,我稍微地提高了一点音量,“啊算了你自己看一下你后面啦!”
“塞什么塞看什么看!” 室友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还是放下了碗筷,将手用水冲干净后回头检查自己身上穿的睡裙。
根据我的推理,室友很有可能早上起来上了个厕所,然后可能没怎么注意就出来了。
因为现在她的睡裙后面那一块被夹在了她的内裤里,也就是说,她背对着我的时候,我能将她后面的下半身看得一清二楚。
“啊啊啊啊啊啊!!!” 室友发现了这个情况之后,立马放声尖叫。
听着室友的尖叫声,我不由得开始纳闷为什么女人尖叫时候的频段和分贝能这么地刺耳。
“木木 木木 ! !” 室友恶龙咆哮,“你个王八蛋!!”
“发生这种事情又不能怪我我又不是想看才去看的而且是你自己没有检查好上完厕所之后要检查一下啊喂你不要过来啊喂你想干嘛啊喂搞得好像是我把你的裙子塞进去的一样明明就和我没关系你迁怒于我也没用啊喂你快停下啊喂你不要再过来啊喂我要叫了啊喂你到底要干嘛啊喂我又不是没看过啊喂你那次在厕所晕倒的时候穿的更少啊喂你冷静一下啊喂虽然我有点想不起来了但是那次你可是连上衣都没穿的啊喂我那次也不是想看才去看的啊喂你看我那次说什么了吗啊喂你不要激动啊喂…”
娇小可爱的人形暴君(母/深蓝色短睡裙DLC)一步一步地走到了面前,浑身上下释放着杀意的波动。我能感到一股不可视的力量在她的右臂凝聚着,似乎随时会将这股力量爆发出来。
人形暴君的眼里散发着红光(幻视),右臂的斗气也随即释放了出来(幻视),头上血条下的怒气值已经爆了,冲破了计量表(幻视)。
“既然你说话这么好听你就多说一点!!!!”
嗯,她一定练过泰拳。

02.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室友从地上扶起来,扶到了桌子边。
说起来很扯,我家这只娇小可爱的任性暴君(母/深蓝色短睡裙DLC)一肘把我肘得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地上,还差点晕过去。
我现在勉强地支持着自己坐在了桌子边,一口一口地深呼吸着。
“你…没事吧?” 室友有些担心地问我。
“你看我这样,” 我有力无气的指着自己,虚弱地说,“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好嘛好嘛~不疼了嘛~” 室友拿着一罐冰阔咯放在了我头上,一边安慰我,“要不我给你揉揉嘛~” “不要,我觉得你会把我的头给夹爆的。”我接过了冰可乐,放在了刚刚室友肘击我的地方。
我感觉我的头肿了个包,而且火辣辣地疼。将冰得发冷的易拉罐可乐放在我头顶上时,还是疼的我吸了一口凉气。
“你怎么可以这么暴力啊!” 我没好气地说道,“算我脾气好,遇到别人就直接和你打起来了。”
“好了嘛,我都不生气了!你还生什么气呀!” 室友不满地将两只手交叉摆在胸前,“而且…明明是你先看我走光的!你要负责!”
“哎,” 我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拿着易拉罐冰敷着我的头。“我又不是想看才看的,还不是你自己没注意好。”
“那那那那我不管!” 室友插着腰为自己狡辩道。“你看了,你就要负责!”
“好好好好,” 我放弃了挣扎,随意的摆了摆手,“这不都是已经被你肘击了一下嘛,人形暴君。”
“你刚刚叫我什么?”
“唔…” 我一个不小心把室友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说了出来,“没有没有你听错了…”
“人形暴君是什么嘛!! ”
“就是那个….那个游戏…居民恶魔那个…”
“那个穿着拘束皮衣的高大光头?”
“嗯嗯…就是那个…”
“木木 木木 !!!” 室友再次恶龙咆哮。“我要把你的头拧下来!!”
“行了行了,” 我赶紧劝阻到室友,我可不想再被美少女肘击爆一次头,“我错了我错了。”
看着我一副认怂道歉的样子,室友扬起的拳头还是放了下来。
“哼!” 她双手叉着,坐到了椅子上。
我看着她。她有些赌气地噘着嘴,两个腮帮子鼓鼓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不管,你看到我走光了,你要负责。” 她说。
“好嘛好嘛,” 我从桌子上爬了起来,打开了易拉罐喝了一口可乐,“你想我怎么负责?”
“嗯…” 室友听到我的回答之后,脸上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不少。
她低下头,像在思考着要对我提什么要求一样。过了一会,她貌似想到了什么,拍了拍手,把头抬了起来。
“我们下午去唱歌吧!”
“哈??你在说什么??” 我立马否决了。
“陪我去嘛!反正今天周天你没事干就在家玩一天游戏了。”
室友的腿在桌子下踢来踢去,像是一个索要糖果的小女孩在撒娇一样。
“对啊,玩游戏有什么不好的吗?”
“游戏能比美少女好玩?” 室友反问。
我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头歪了歪。
“难道不是常识吗?” 我问。
“啊啊啊!你这个人是怎么谈到女朋友的啊之前!” 室友极度无语地吐槽着我,“我都没谈过恋爱,你这个游戏宅竟然还谈过恋爱!”
“拜托,” 我说,“游戏宅怎么就不配谈恋爱了!”
“那你们之前怎么在一起的?”
“嗯….“这倒是轮到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低下头,陷入了沉思。
“就…她来我家..看我的打游戏…看着看着…就亲上了…然后就…”
我抬起头,看到了室友脸上的表情基本上就是一比一的爱德华蒙克的名画,《呐喊》的复刻版。
“好啦好啦。” 我一边伸出手,打算摸摸室友的头,安抚一下她,“所以你看,打游戏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诶!难得的周末诶!”室友看出了我的意图,主动地把头往前伸了伸,方便我薅她的头顶,“你不觉得这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不去走走很浪费吗?”
“你是猫吗这么乖,” 不得不说,室友的头摸起来手感是真的好,“而且谁说阳光明媚就要出去走走的,很晒诶。”
“你看你看,你一天所产生的光合作用为零,果然就是个零。” 室友吐槽。
“放屁!我才不是!” 我立马否决我在室友心目中的形象。
“那你就陪我去嘛!不然你就是!”
“行行行,” 我拗不过室友,只好答应道,“陪你去陪你去,但是只唱一个小时,而且我不唱。”
“诶??” 室友不满地说,“小气鬼!”
“不对不对,” 我突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不知不觉我已经被室友下了套,“我才是被肘击的那个,不是你应该要负责吗?”
“唔…那我晚上请你吃烤肉嘛….”
明明应该是一副阴谋被发现了的样子,但是室友的脸上却笑嘻嘻地写满了期待。
“该不会是你自己想吃所以想拉着我去吧!”
“唔…被发现了…”
室友的表情倒是真的变成了阴谋被发现了,心虚地看着我。
“行吧,哎”过了一会,我叹了一口气,“我陪你去吧。”
“好耶!林林最好了!” 室友欢呼道。
看着面前的美少女暴君开心地笑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感觉我被肘击的地方也没有那么疼了。


  • 《我的美少女暴君室友唱歌竟然会跑调?》

如果我的生活是一本轻小说,那现在这部分的标题应该就是这个了。
娇小可爱的人形暴君 (母/深蓝色短睡裙DLC)唱歌不但跑调,而且还跑得特别厉害。
她现在在某首火了很久的一首老梗歌,这首歌我也听过。但是现在听我室友唱就好像在听另外一首歌一样。
虽然歌词完全一样,但是就好比你在一首C大调的歌上面,用F小调去唱。
听得我一阵,头皮发麻。
“You know the rules, and so do I ~” 就是这个SO DO I 本来唱的方式应该是 so↑do↑I↘,但是从室友嘴里唱出来就变成了so↘do↘I↗。
我听着听着,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我努力地捂着自己的嘴巴忍住不笑出声。
“你干嘛你干嘛!” 室友好像是看到了我在忍笑,表情尴尬地转过头看着我,“你在笑什么?”
“我想起,开心的事情。” 我非常勉强地控制住自己脸上的笑容,对室友说道。
“你老婆生了?” 室友没好气地接过我的梗,“你就是在笑我唱歌难听!”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我立马否认三连,“你唱歌…嗯!很好听!”
“呵!虚伪!” 室友一边说一遍把麦克风递了过来,“你来唱!”
“哈?不是说了我不唱吗?” 我拿过了麦克风,疑惑地看着室友。
“你要是不唱,” 室友一边说一边举起了拳头,“我就给你再来一次。”
“哎,” 我叹了口气,“能不能少点用暴力威胁人。”
然后清了清嗓子,将麦克风凑到了嘴边。
“never gonna give you up, never gonna let you down, never gonna run around, and desert you.”
“never gonna make you cry, never gonna say goodbye, never gonna tell a lie, and hurt you.”
其实这是件罕见的事情,应该没什么人会专门跑到ktv来rick roll,但是我们两个现在却在做这种事情。
这首歌是一首特别老的歌,mv里的年轻演唱着有节奏的跟随音乐摇摆着身体,用不符合自己外貌的浑厚嗓音唱着歌。
一曲结束,我终于把这首歌唱完了。 转头看向室友,她有些惊讶地看着我。
“怎么了?” 我拿着麦克风问道。
“哎呀我都忘了,” 室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你是个会唱歌的人。”
“这可不。” 我耸了耸肩,放下了麦克风。
下一首在列表里的歌响起,是室友之前点的歌。
“到我了到我了!” 室友兴奋地拿起麦克风。
她点的是井口裕香的白金disco,我觉得是一首很符合她风格的可爱歌曲。
我看着室友拿着麦克风忘我地演唱着。她好像特别喜欢这首歌,唱的时候整个人不论是表情还是肢体都非常投入。
而且最重要的,她前面不论是唱什么歌都会跑调,但是唯独到了这首歌,音准准的可怕。
如果前面听室友唱歌就像是在听相声一样好笑的话,那么现在听室友唱歌就是
一种对音乐的享受。
出乎意料的,这一次室友唱得很好听。
其实室友本身的嗓音唱起歌来并不差,可以算是好听的声音。但是主要是她的音准问题,前面几首歌她唱的时候由于她不断地跑调,很难让人发现她唱歌的时候其实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声音。
“変わってく物変わらない物,饱きっぽい私が (变幻莫测的东西,亘古不变的东西,已经厌倦了这些的我) ~~~” 室友一边唱,一边甜甜的笑。
我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她,听着她唱着这首歌。
该怎么说呢?一个青春美少女的美好和快乐,此时此刻都完美的在她身上体现了出来。
她开心的笑着,她甜甜的笑着。本来就已经长得很可爱的她,在唱这首歌的时候,她的可爱又被再一次地放大。
“伪りさえも 本当になる 君の隣りで (在你身边 即使小小的谎言 也会变得真实起来)~” 她一边唱,一边转过头看着我。
她甜美,可爱,此时此刻是最好去形容她的形容词。她转过了头,看着我,脸上甜甜的笑着。
她对着我眨了眨眼睛,我感觉我的心脏梗了一下,漏了一拍。
“何で どうして ディスコティック ?”
伴随着最后一句歌词唱完,室友高举着双手,伸了一个懒腰。
“怎!么!样!” 室友骄傲地抬起下巴看着我,似乎她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其实唱得很好,“我看你一直在偷偷看着我!”
“我那是光明正大的,” 我点了点头,“不过确实唱得很好听。”
“这首歌可是练习过很多遍的!”

03.

“牛肉香香!”
炙热的金属铁盘上,刚放上去的牛肉在上面滋啦滋啦地发出悦耳的声响,伴随着的还有让人食欲大动的香气。
我面前的这个美少女暴君正在直勾勾地盯着铁盘里的肉,两只眼睛放着光,嘴巴微张,吞了吞口水。
“不是你想吃吗?为什么都是我在烤?” 我一边熟练地拿着夹子夹起一片又一片的肉放到了烤盘里。
伴随着每一片肉下去,烤盘就像是一个交响乐团一样,滋啦滋啦的声音此起彼伏。烟雾从盘子里冉冉升起,强烈的烤肉香味真的让人食欲大动。
“哎呀,不是我请你嘛,所以你来烤很正常。” 室友开始狡辩。
“你不会连肉都烤不好,所以才想叫我一起来,专门让我给你烤肉吧?”
“唔….”像是被我说中了一样,室友说话开始变得支支吾吾,“我…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来,” 我一边说一边夹起了肉,放到了室友的盘子里,“烤肉这么简单的事情,应该没有人不会吧?”
“我会好不好!怎么可能不会!”室友强撑着,然后把我烤好给她的肉夹起来,沾了沾调料,送入了自己嘴里,“呜呜好吃!”
她一边吧唧吧唧地吃着,脸上露出了好吃的表情。
“那你来烤,” 我把夹子递了过去,“我要去上厕所,上完厕所回来我要有肉。”
刚刚还笑嘻嘻的室友面露难色,极为不情愿地接过了烤肉夹。
而我,此时此刻正笑嘻嘻地看着她。
“害,那就没办法了” 室友叹了口气,“那我就只好给你露一手了!”
她接过了夹子,从盘子里夹起了一片肉,放到了烤盘上。
看着她自信的样子,我觉得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五分钟后,我从厕所回来时,我的盘子里只有几块黑不溜秋的东西。
“这是什么?” 我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不明黑状物体对着室友问道。
“牛…牛肉…
“牛肉?” 我用筷子戳了戳这个不明黑状物体,竟然能听到清脆的声音。
“你要说你直接给我夹了块煤炭我都信,” 我凑近了些看了看,“这玩意人能吃?”
“这就是牛肉嘛…” 室友的声音越来越低。
“算了算了,我来吧。” 我从她面前拿起了烤肉夹子,接着进行着我的烤肉工作。
“我怎么我感觉,我像个工具人?” 我一边烤肉一边问。
“唔…我烤不好嘛…” 室友说,“而且..而且..给美少女当工具人,你要觉得荣幸!”
“好好好公主大人,”我耸了耸肩,“接下来想吃什么?我给你烤哦。”


“今天吃得好饱哦!”
回家的路上,室友一边走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肚皮,嘴里还不断地念着烤肉真好吃。
“美少女都不用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吗?”我问,“怎么和个大老爷们一样就拍着肚皮了?”
“要你管!” 室友冲我吐了吐舌头。
“下周的漫展你打算cos什么?”觉得换个话题聊来打发回家的时间。
“我还没想好,你觉得魅魔怎么样?”
“魅魔?你别和我说是你之前在家那个…”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对对就是那个,” 室友点了点头,“那套不是很性感嘛!”
“不是!你穿那个出去和穿情趣内衣上街有什么区别!” 我立马否决掉室友脑子里这个想法,“你给我换一个!”
“唔…那套衣服本来就是卖肉的嘛…” 室友小声地反驳我,“干嘛!我穿太少了你还会吃醋了是不是!”
“这是两个概念!” 我反驳,“穿得少和情趣内衣是两回事!而且你觉得你穿那个到时候工作人员会放你进去吗?”
“唔…” 问题说到了点上,室友也迟疑了一下,“那我换一个好了…神乐你觉得怎样?”
“银X的那个中华少女吗?” 我回忆了一下这部以前看过的动漫,然后看了看室友。
“我觉得ok,还蛮可爱的,挺适合你。”我点了点头。
“那既然林林说可爱那就cos这个吧!” 室友开心地点了点头。
“不过,这次不知道能不能遇到那个,暗夜行者,我想和她合影!” 室友一边走着一边说。
“暗夜行者?” 我问,“我记得那次送凛酱回家的时候好像你们有提到过。”
“对!她每次在漫展里都会用最引人注目的方式登场!” 室友兴奋地点了点头,“然后都趁着你注意不到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么神秘?” 我问。
“对!而且!” 室友说,“这次我特别想去的原因是,据说主办方请到了她,还专门设了给她的舞台表演剑舞!不过官方还没明确公布过。
“剑舞?”
“对!” 室友越说越兴奋。“我之前偶然地看到她表演过,真的太好看了,特别具有观赏性!”
“所以…还是个剑道大师?” 我问道。
“哎呀,如果遇到了你就知道行云流水的剑舞是什么东西了!”
“好好好,” 我点了点头,“那就让我期待一下吧。”
“那你期待我吗?”
室友加快了脚步走到了我的面前拦住了我,她两只手背在身后,上半身前倾,抬起头来笑嘻嘻地看着我。
她的脸上写满了期待,似乎是想要得到我肯定的回答。
“嗯。” 我点了点头,然后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头,“期待期待,走啦回家了。”
“切,敷衍!

04.

“终于到家啦!”
室友推开家门,两只脚一踢,鞋子就飞了出去,滚落在了客厅的地板上。
然后她急匆匆地朝着厕所跑去,嘴上还一边喊着憋死我了憋死我了。
其实从烤肉店走回家的路程也不过是十五分钟而已,正常来讲有尿意的话通常都是处于可以忍耐的范围。
但是今天我们的美少女暴君不太一样,因为烤肉店的饮料提供无限续杯服务,她大概喝了八杯果茶奶茶气泡水等颜色鲜艳的饮料。
很难让人不好奇,一个娇小的女生,肚子里除了能塞下这么多饮料以外,还能塞进去不少烤肉。
“陈霓倪你给我把鞋子放好!” 我对她的背影喊道。
“我要上厕所!你帮我捡一下!”她头也没回地朝厕所跑去。
我无奈地看着地上的女鞋,心里叹了口气。
这家伙真的是,唉~ 感觉我像什么?保姆?管家?执事?
我无奈地耸了耸肩,捡起了鞋子放回了鞋架上。
看向了窗外,天色已晚,于是我决定去阳台抽一根烟。我的手在口袋里摸索着,把我的香烟掏了出来。
不妙,失策了。
刚刚在外面竟然忘了买烟,明明出门之前我知道这是我目前手上最后一包烟了。
现在这包烟里还有最后一根。
这不由得让我感到头疼,我的烟要是抽完了会让我很困扰的,看样子等下只能再出一趟门,再去买几包烟了。
我把香烟叼在嘴里,走到了阳台上。
点燃香烟后,我趴在护栏上,看着远方的天空。由于已经是晚上了,能在夜空里看到了零零碎碎的星星。
“你又在抽烟!少抽一点嘛对身体不好!”
阳台门被拉开,没想到室友已经上完厕所了。
“你管得好多哦。” 我说。
“你要是哪天得肺癌了,我吃谁的饭?” 室友趴在了我旁边,两只手捧着脸,笑嘻嘻地看着我。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今天一天相处下来我竟然开始觉得面前的这个女生看着越来越可爱了。
就好像那种,你班上有那么一个女生,你天天和她玩在一起,她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很好的玩伴,同时你对对方也没有抱有任何的想法。
但是有一天,可能是一件小事,也有可能是一个瞬间。
对方歪了歪头,对着你笑。
然后你的心里觉得,
淦,好他x的可爱。
这种感觉。
所以看着她的笑容,我不由得愣住了。
林林你冷静一下林林你不可以心动她是你室友你脑子里在想什么你给我控制住你自己。
我脑子里的恶魔和天使难得的这次竟然没有打架,两个人倒是在苦口婆心地劝说着我。
“那可是美少女暴君啊,一个肘击能让你差点晕过去的!” 我脑子里的恶魔说。
“那可是个料理毁灭者啊,难道你想吃黑曜石猪扒和煤炭烤肉吗?”我脑子里的天使说。
“你干嘛看着我发呆?”

05.

“没事。” 摇了摇头,赶紧从我的思绪里脱离了出来。
“吼很可疑哦?” 室友往我面前凑了从,理我更近了一步,眼神里略带狡猾的看着我。
“白痴哦,看什么看。” 我一边说,一边故意的把一整口烟吐到了室友脸上,她被我逼的连连退后了好几步。
“臭死了臭死了!” 她一只手捂着鼻子,一只手挥动着,似乎是想要快点让烟雾散开,“你干嘛!”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 我一边说一边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掐灭,“我要下去买包烟,烟抽完了。”
“天天抽抽抽,迟早给你人抽没!” 室友似乎还是在记恨我刚刚对她吐烟,她没好气的对我说,“请我吃雪糕!”
“哈?为啥?” 我不解的问道。
“因为我请你吃烤肉了,所以你要请我吃雪糕!” 室友抬起了下巴,强词夺理的说。
“可是都是我在给你烤诶,所以扯平了啊?” 我反驳室友,以防自己被宰一份雪糕,“而且家里冰箱不是还有雪糕吗?”
在我的记忆里,上次网购的时候室友塞了不少雪糕在购物车里,我觉得就算一天一根也没有那么快吃完。
“没有抹茶味的!上次没买!我要吃抹茶味的!”
“好好好,抹茶味抹茶味。” 我最后还是做出了妥协,“那我等下顺便给你买回来。”
“我要吃那个!蛤根达斯的抹茶味的!”
“你摆明着想要宰我是不是!” 我立马反驳,“非得挑个贵的!”
“这是刚刚你对我吐烟的补偿,不然揍你!” 她一边说一边扬了扬自己的粉拳,对我表示威胁。
“行行行行行。” 我一连说了五个行,生怕再被室友给揍一次,“我买我买我买。”
然而,就像是任务完成了一样,美少女暴君回到了伪装状态。
“嘿嘿
林林最好了。”看到我答应之后,她笑嘻嘻地看着我,“你现在要去吗?”
“晚点吧,刚刚才出过门,我现在不想动。” 我摇了摇头。


“欢迎…诶?”
“好巧呀,今天当班吗?” 我看到是她之后,朝她挥了挥手。
“嗯…嗯…”
社恐还是那个社恐,只是木讷地点了点头。
今天的啥子玩意都有便利店里,又是除了汪淼淼之外没有任何人,在我进来之前。
不过她今天倒是没有再练习剑道,她今天趴在了收银台上玩手机。
也对,现在毕竟已经快十一点钟了。本来早就想过来的,却被室友拉着打了两个多小时的任地狱全明星大乱斗,她还说让我明天陪她玩超级奥力马奥德赛。
这个便利店的规模不大不小,但是却有很多的货架。不过我实在很好奇的一点就是,我每次来这个便利店都没什么人,这个便利店到底是怎样经营下去的?
“今天是夜班吗?” 我问。
“嗯..嗯..” 她的语气略显虚弱,看样子应该是状态不太好,可能过来上夜班之前就已经在其他地方工作过了。
话说回来,我已经在大概三个不同的工作场合见过她了,这不由得让人好奇她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这么拼尽全力地工作。从外表上看,她比我室友看起来还小,也不知道这样同时打着三份工有没有影响到她的学业。
看出来她现在的确没有什么精神,打过招呼之后,我也就往冰柜走去。
这个便利店的冰柜比我常见的还要大一些,不得不说冰柜里的雪糕品种是真的很多,都快赶上了大型超市的规模。
我左顾右盼,找到了室友心心念念的蛤根达斯抹茶味的雪糕。
抹茶味…大盒…蛤根达斯…
我一边在心里默念着这些关键信息,一边拉开了雪糕柜。

06.

“抢劫。”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听到的。
我是真的没想到今天出门还能碰上这种事情。
本来我只是想过来买个烟,顺便给室友带个雪糕,这真的是完全没想到。
不过如今科技这么发达,到处都是摄像头,相信这家便利店也不例外。
其实这种情况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根据我的经验,如果劫匪为一个人,并且没有发现你的话,最好的解决方法是拿着啤酒瓶从后面悄悄接近然后用力给对方的头来一下。
上次我就是这么做的,效果拔群。
只不过,这次不行。
对方似乎真的完全没有注意到便利店里还有我,可能我在的位置刚好是一个货架的后面,而这里刚好是一个死角,对方看不到。
所以我当下的第一反应是掏出手机,快速地找到通讯录里面一个叫做‘陈警官’的名字,用我最快的速度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内容是关于现在发生的事情,以及我所在的具体位置。
几乎是秒回,手机震了一下。
‘稳住,我马上到,别打架。’
陈警官这么回复我。
我稍微地探出头看了看,立马打消了再次使用啤酒瓶砸晕对方的想法,虽然在我不远处就有啤酒。
因为对方为了不被摄像头拍到自己的样貌,他戴了一顶摩托车安全帽。
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悄悄的观察着,对方的身高和我差不多,身材也只比我稍微大只一点。他现在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在汪淼淼面前比划着。
“把收银台里所有的现金拿出来!” 他对着汪淼淼大喊。
从声音上来判断,对方大概是一个中年男性。
我看向汪淼淼,她似乎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疑惑?
等等,这种时候不是应该看起来很紧张吗?她怎么一脸疑惑的样子/
她愣愣地张了张嘴,似乎是欲言欲止的样子。
我一边朝劫匪的方向悄悄摸过去,一边观察着四周的货架上有什么能够拿来当武器的商品。
对方拿着管制刀具,我赤手空拳虽然也不是不行但是估计得被捅。
住院很麻烦的,不能抽烟,也不能打游戏。
“快点!不想见血的话!!” 劫匪已经开始不耐烦了,“赶快把收银台的现金都拿出来!!”
他一边大喊着,一边挥舞了一下手里的匕首。
然而,汪淼淼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最后叹了一口气。
于是她拉开了收银机的抽屉,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面额五块的纸币,还有几个一毛的硬币,零零散散地放在桌子上。
“你他x的在和我开玩笑吗???” 劫匪感觉像是受到了侮辱,气急败坏地骂着。
“…现…现在大家都很少用现金了…都…都是微信支付….” 汪淼淼支支吾吾的说道。
“艹?你说老子没文化?你死定了!把你的手机和钱包交出来!!”
说罢,那个气急败坏的劫匪已经准备越过收银台对汪淼淼动手了。
“诶。” 我开口了。
虽然我很想试着悄悄的摸得近一点然后再出手,但是现在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转移抢匪注意力,他很可能就要对汪淼淼动手了。
要说紧张的话,我现在其实一点也不紧张,感觉这和我之前遇到的比起来都是些小场面了。抢劫便利店这么俗套的东西,我现在看相声一样,甚至有点想笑。
基本上是个人都知道现在科技发达的大家都不怎么用现金了,结果这个人还想来便利店抢现金。
虽然隔着安全帽,但是能看到我出声之后劫匪还是吓了一跳的。
他神情紧张地拿着匕首对着我。
“X的!怎么还有个人!”
由于安全帽的阻隔,劫匪的声音听起来都闷闷的。
“你好啊。” 我打了声招呼。
我已经报了警,现在只要拖到警察过来就行了。
“他x的把钱包和手机交出来!!!”
“能给根烟吗?”我问。
“你他x的傻x!听不懂人话?”
“我想抽烟,烟瘾上来了。”
“艹!有病!英雄救美是吧!”
“不是,你误会了。”
“赶紧!手机和钱包!”
“我是烟瘾上来了的正义的伙伴。”
脑子一抽,说出了一句中二的台词。
然后顺便,把我刚刚经过货架时经过顺手拿着的棒球棍从身后拿了出来。
不要问,问就是这里是啥子玩意都有便利店。
淦他X的,我现在好想抽烟哦。

07.

“你知道什么叫正当防卫吗?你信不信我这次把你铐进去让你吃几天里面的饭?”
“….”
“你看看你都把人家揍成什么样了?安全帽都干碎了,你管这叫正当防卫?”
“对方是持械歹徒嘛….”
我歹徒看去,他躺在地上抱着自己正在瑟瑟发抖,下身还湿了一片,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还没缓过神来。
“你上次揍进医院的到现在都在躺着还没醒过来,你这次还想再送一个进去??”
“上次对方也是持械….这次他不还有意识嘛!”
我立马反驳道。
“你今天必须跟我回一趟所里,唉真的是…让我检查一下伤势!别乱动!”
当然检查的肯定不是我,因为我根本就没受伤,陈警官说的是那个在地上的劫匪。
不单单是我,而且汪淼淼也没有受伤。
她现在就站在我的旁边,手里抓着一根拖把棍子,低着头看着地板。
这根拖把棍子是她不久前从便利店的清洁用具上拔下来的,并且用它当做了武器。
“你没受伤把?” 考虑到刚才我们也算并肩作战的伙伴了,我转过头小声问她。
“嗯…我没事。”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的语气非常的平缓,似乎比起已经经历过持械抢劫的我还要波澜不惊。“你….我看到他拿刀朝你挥过去了…你没事吧?”
“挡下来啦挡下来啦。” 我举起手里的木质棒球棍,像汪淼淼展示上面的划痕,“情况紧急我就擅自使用啦,这个我会买下来的。”
“没…没事。” 汪淼淼摇了摇头,“店长不会介意的…”
说道一半,我们两个的对话被打断了。
“您好汪同学,打扰一下,请问你有店长的联系方式吗?我们需要告知负责人一下情况。” 一名警官走过来朝问汪淼淼。
“嗯…好..” 汪淼淼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手指在上面快速滑动着查看通讯录。
然而,划到一半…
“X!小张!逮着大鱼了!!” 陈警官惊呼。
我们朝着陈警官的方向看去,他刚刚把安全帽从劫匪的头上取下来。
严格来讲,安全帽其实并没给干碎,给干碎的地方时前面的半透明挡板。
偷窥取下来后,是一个大约三十多出头的中年男性,剃了个寸头,长相非常的凶悍,给人一看就是那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只不过他现在正惊恐的朝着我们方向看过来,嘴里还在喃喃念着什么。
“这不是缉毒组在盯的那条大鱼吗!” 刚刚询问我们的警官惊呼。
“警官警官..” 之前还挺凶狠的歹徒现在无助,“救救我..我自首!你们快…快把我带回去!!”
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我们这边的方向。
“我…我要被杀了!我还不想死!”
看到这一幕的陈警官愣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我。
“你都对人家做了什么?让人家给吓成这样?”
“…他心理素质不行…” 我随便找了个借口打算糊弄过去。
然而汪淼淼只是低着头看着地板,没有说什么。
“哎,” 陈警官从地上站了起来,叹了口气,“小张,把他铐上,带回所里调查,小林也跟我们走一趟吧,你现在可是重要证人。”
“啊?我吗?” 我一边说一边指了指自己,“我想回家…”
“嗨!要不了多久的!我请你吃宵夜!” 陈警官摆了摆手,“我帮你擦了那么多次屁股了,你就当帮你陈叔叔一个忙!”
“前一秒说要把我铐回去…现在有是我陈叔叔了…” 我有些无语的吐槽道,“我先打个电话。”
“行,你打,我们也要先联系一下店主。” 陈警官点了点头,“小张,叫两个外面的兄弟进来,把他押上车先带回所里,我留下来处理一下这边然后带证人过去。”
“好咧!” 张警官点了点头,就跑出了便利店。

08.

“嘶…” 陈警官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们两个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监控录像,再一次倒吸了一口凉气。
录像里有三个人。
其实身为当时在现场的人,我很清楚,这个持刀劫匪并没有受到任何物理层面上的实质性伤害。
汪淼淼非常精准的一棍子把安全帽的透明挡板干碎了,那之后歹徒就丧失了任何战斗能力,躺在地上瑟瑟发抖。
然后这个时候的汪淼淼其实是还想上去补刀的,但是被我拉住了。
后来我们就这么守着等到了陈警官他们到达了现场。
我觉得,能让歹徒瞬间失去斗志的,不是汪淼淼那一棍子。
虽然那一棍子下去,也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是最决定性的因素还是,杀气。
通常漫画或者小说的描述手法会说从xxx身上感受到了真真切切的杀气,仿佛想要将对方置于死地一样。
但是当时我是真的从汪淼淼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气。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在歹徒失去战斗能力后第一时间拉住她的原因。
歹徒第一刀刺向我,被我挡下来后,汪淼淼已经手持扫把棍站在了他身后。
相比于她的身高,这根扫把棍显得有点长了。
她朝歹徒叫了一声,本来正打算与我缠斗在一起的歹徒回头朝她看看去。
她弓着腰,拿着棍子摆出了居合斩的姿势。
看到了这一画面,我和歹徒都不由得楞了一下。当时的我还在担心她不会想要用在剑道社上学习的剑术来对付歹徒吧?
但是我这个念头刚产生,她却用了实际行动打消了我的想法。
伴随着她腿一蹬,她用极快的速度闪到了歹徒面前。
几乎是一瞬间,我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杀意狂暴的释放了出来。
和我印象里那个社恐汪淼淼完全不一样,当时的她仿佛变了个人一样。
憎恨,恐惧,不安等负面情绪在她的身上一下子由内而外的迸发出来。
所谓气场,能给人最直观对于一个人的感受。
虽然我不是这股杀意的主要目标,但是在目标身旁的我多少都受到了一些波及。
当时的我甚至都感受到了自己背后在发凉。
很难想象她的内心到底经历过了什么,能让她有如此强烈的杀意。
如果距离再靠近一厘米,很可能飞散出去的就是碎裂的安全帽主体了。
她一棍子从腰间瞬间挥出,棍子的前端很精准的停在了歹徒的眉心往前一厘米,与之而来的还有飞散在空中的透明塑料挡板碎片。
时间仿佛静止了。
歹徒拿着刀,扬起到一半的手,我举起棒球棍准备往下轮的手,以及汪淼淼我这拖把棍而丝毫不带任何颤抖,沉稳的手。
仅仅一击,就将这个叫嚣着要捅我的歹徒被完全震慑住。
当下歹徒就被吓的跪倒在地上,一边连连后退一边说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而汪淼淼只是冷漠的朝他一步步走去。
“停下停下,再打就算防卫过当了,信我,我差点因为这个进去蹲。”
我连忙拉住了她。从她刚才的反应来看,她是真的打算去补刀的。
“小姑娘你…战斗能力这么…” 陈警官从震惊中缓不过来,扶着自己的额头说道。
“这点我也是没想到的…”我说。
汪淼淼倒是涨红了脸,呆呆的盯着地板。
“这个人呢,他是之前缉毒组一直在盯的一个目标。” 陈警官顿了顿,“之前收网行动的时候被他跑掉了,没想到几天之后能抓到他在抢劫便利店。”
“啊这…”
09.
“小林,感觉你在那之后安分了不少呀。” 陈警官一边嗦着河粉一边说。
“这事咱能不提不警官…而且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会被误会的…”
我转头看向也在嗦河粉的汪淼淼,她听到陈警官这么说之后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你别误会,我没有前科,我上一次来警察局是因为见义勇为的时候下手太重。” 我怕汪淼淼对此进行了不好的联想,我赶紧解释道。
“小姑娘,我刚到便利店的时候以为是这小子老毛病又犯了,” 陈警官夹起一颗牛肉丸,一边咬了一口一边说到,“没想到小姑娘长得水灵水灵的,战斗力却这么强,一招就把劫匪制服了。你是在哪里学的武术啊?”
听到陈警官这么说,还在嗦河粉的汪淼淼脸‘唰’的一下变红了,河粉也嗦不下去了。
“谢…谢谢警官…见义勇为…我应该的…” 虽然汪淼淼平时说话也是这种支支吾吾的语气,但是这次我能明显的听出来她感到了非常尴尬。
“警官…不是我说你,哪有夸女孩子战斗力强的…” 我扶着额头吐槽道。
“汪同学不要在意,陈警官有时候说话就是这样不经大脑,我们还是非常感谢你们帮助我们制服劫匪的。” 旁边年轻的张警官补刀道。
“小张你个没良心的,吃着我的河粉还说我不好!”
“老陈你没看出来人家小姑娘多尴尬么!”
这一老一小的两个警官在我们面前活脱脱就是两个活宝,不断的互相损来损去,彼此接着彼此的底。
比方说陈警官私房钱被老婆发现,找张警官借钱买烟。
张警官遇到了奇葩相亲对象,被陈警官一顿嘲讽。
然后张警官反过来嘲讽陈警官虽然结了婚但是还得偷摸着藏钱。
陈警官说张警官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直接开着警车撞歹徒的车把警车撞报废了,还是他和上级领导求得情。
张警官说陈警官抓到人贩子之后先揍了一顿还是他帮忙打掩护的。
巴拉巴拉,两个人就这么在我们面前互相的把对方老底都揭了一遍,就差互相报出对方的银行卡密码了。
我和汪淼淼就这么一边看着他们互损,一边嗦着河粉。
可能是内容太有趣,我留意到了汪淼淼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微笑。
可惜的是,饭吃到一半,陈警官又接到了警情,他们两个人河粉都还没嗦完就有匆匆忙忙的出警去了。
听他们说好像是某某酒吧又有人打架了,有人用啤酒瓶把对方的头打破了。
这种事情怎么听起来有点似曾相识?
反正陈警官走之前就和我交代了句别打架不然就把我灌进去。开玩笑,我已经很久没打过架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哪里?”
在警察局门口,我转头看向汪淼淼问道。
毕竟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在警察局里我们呆了也快两个小时。虽然今天第一次认识到她的战斗力原来是如此之强悍,但是让女生一个人走夜路回去这还是不太好的。
“谢谢…但..但是不用了…” 她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还要回店里收拾一下….才能回去休息。”
这么一想,当时歹徒被汪淼淼震慑住之后,一边后退一边巴拉了一个货架,东西散落了一地来着。
“我去帮你把,” 我说,“两个人弄起来快点,而且我家就在那旁边。”我说。
“真…真的吗?” 她的语气听起来稍微有一点点期待,不过那种感觉立马又淡了下来。
“你….这么晚回去…女朋友…”
“女,女朋友?” 我疑惑的问道,随即反应过来,“嗷你说凛酱吗?就上次在博物馆那个。”
“嗯…嗯!” 她点了点头。
“哎,” 我叹了口气,一边摇了摇头,“还不算是女朋友,本来也只是出来约会来着,结果…”
“结果…”
“发生了一点事情,然后被误会了没能解释清楚。”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09.

“小林,感觉你在那之后安分了不少呀。” 陈警官一边嗦着河粉一边说。
“这事咱能不提不警官…而且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会被误会的…”
我转头看向也在嗦河粉的汪淼淼,她听到陈警官这么说之后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你别误会,我没有前科,我上一次来警察局是因为见义勇为的时候下手太重。” 我怕汪淼淼对此进行了不好的联想,我赶紧解释道。
“小姑娘,我刚到便利店的时候以为是这小子老毛病又犯了,” 陈警官夹起一颗牛肉丸,一边咬了一口一边说到,“没想到小姑娘长得水灵水灵的,战斗力却这么强,一招就把劫匪制服了。你是在哪里学的武术啊?”
听到陈警官这么说,还在嗦河粉的汪淼淼脸‘唰’的一下变红了,河粉也嗦不下去了。
“谢…谢谢警官…见义勇为…我应该的…” 虽然汪淼淼平时说话也是这种支支吾吾的语气,但是这次我能明显的听出来她感到了非常尴尬。
“警官…不是我说你,哪有夸女孩子战斗力强的…” 我扶着额头吐槽道。
“汪同学不要在意,陈警官有时候说话就是这样不经大脑,我们还是非常感谢你们帮助我们制服劫匪的。” 旁边年轻的张警官补刀道。
“小张你个没良心的,吃着我的河粉还说我不好!”
“老陈你没看出来人家小姑娘多尴尬么!”
这一老一小的两个警官在我们面前活脱脱就是两个活宝,不断的互相损来损去,彼此接着彼此的底。
比方说陈警官私房钱被老婆发现,找张警官借钱买烟。
张警官遇到了奇葩相亲对象,被陈警官一顿嘲讽。
然后张警官反过来嘲讽陈警官虽然结了婚但是还得偷摸着藏钱。
陈警官说张警官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直接开着警车撞歹徒的车把警车撞报废了,还是他和上级领导求得情。
张警官说陈警官抓到人贩子之后先揍了一顿还是他帮忙打掩护的。
巴拉巴拉,两个人就这么在我们面前互相的把对方老底都揭了一遍,就差互相报出对方的银行卡密码了。
我和汪淼淼就这么一边看着他们互损,一边嗦着河粉。
可能是内容太有趣,我留意到了汪淼淼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微笑。
可惜的是,饭吃到一半,陈警官又接到了警情,他们两个人河粉都还没嗦完就有匆匆忙忙的出警去了。
听他们说好像是某某酒吧又有人打架了,有人用啤酒瓶把对方的头打破了。
这种事情怎么听起来有点似曾相识?
反正陈警官走之前就和我交代了句别打架不然就把我灌进去。开玩笑,我已经很久没打过架了。
“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哪里?”
在警察局门口,我转头看向汪淼淼问道。
毕竟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在警察局里我们呆了也快两个小时。虽然今天第一次认识到她的战斗力原来是如此之强悍,但是让女生一个人走夜路回去这还是不太好的。
“谢谢…但..但是不用了…” 她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我还要回店里收拾一下….才能回去休息。”
这么一想,当时歹徒被汪淼淼震慑住之后,一边后退一边巴拉了一个货架,东西散落了一地来着。
“我去帮你把,” 我说,“两个人弄起来快点,而且我家就在那旁边。”我说。
“真…真的吗?” 她的语气听起来稍微有一点点期待,不过那种感觉立马又淡了下来。
“你….这么晚回去…女朋友…”
“女,女朋友?” 我疑惑的问道,随即反应过来,“嗷你说凛酱吗?就上次在博物馆那个。”
“嗯…嗯!” 她点了点头。
“哎,” 我叹了口气,一边摇了摇头,“还不算是女朋友,本来也只是出来约会来着,结果…”
“结果…”
“发生了一点事情,然后被误会了没能解释清楚。”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