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牛子今天早上离开了我》

2020-12-15

目录
  1. 1
  2. 2
  3. 3
  4. 4
  5. 5
  6. 6
  7. 7
  8. 8
  9. 9
  10. 10
  11. 11
  12. 12
  13. 13
本文总阅读量

1

我的牛子今天早上离开了我。
前一天晚上它打包行李的时候我就该想到的。
怪我是这样的迟钝。
直到早上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不对——下面光秃秃一片,只有一撮独自存在的黑毛,随风摇曳。
好似一个女孩子的批。
但我知道,批不是这样的……
因为以前每天睡觉的时候,我的牛子都会和我讲批的故事,和我讲述那些它所向往的美丽的,香喷喷的,甚至是散发着神圣光芒的批。
牛子总是用那些我从未听过的批的故事来哄我入睡,而我则会轻轻的摸摸它的头,温柔的看着他,告诉他,批总会有的。
我早该知道的,我的牛子是如此的渴望一个批,它希望陪它入睡的,是一个温暖而又潮湿的批,而不是我这样浑身散发恶臭大臭猪。
我想,牛子大概是永远离开我了吧,去寻找那个只属于它的批。

2

牛子不在了,但是我依旧可以尿尿。
膀胱里传来的释放感告诉我,身体里的尿正在以某种方式排放出去。
过去当我想要尿尿的时候,牛子总会非常自觉的来到我身前,和我完成组装,最后把我身体里的尿液排放出去。
当然即使没有完成组装,牛子依旧可以在和我相距数十米的情况下帮我尿尿。
有时我犯懒,不想起身的时候,牛子就会这样默默的跑到卫生间里,帮我把尿撒了。
“既然我们可以不组装就完成尿尿,那我们为什么还要组装呢?”有一次,牛子尿完后,我疑惑的问道。
牛子歪着头想了想回答:“大概,是为了仪式感吧。”

3

我试着开始狂喝水。
如果说我的尿液有一个排放的方向,那一定是牛子。
我想,只要我狂喝水,牛子就会狂撒尿,这样,牛子一定会感受到我的思念,然后回来的,一定。
可是我喝了将近半桶的水,等了近半天,牛子依旧没有回来的迹象。
在这期间,我死死的盯着门口,也许下一秒,牛子就会开门进来,然后和我说他只是出门买东西去了。
它会满怀歉意的向我抱歉,并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
直到第二天早上,我被尿憋醒之后,才意识到牛子是真的走了。

4

我已经很久没被尿憋醒了,牛子总是在我醒来之前就勤劳的把尿撒了,为了保证我能睡个好觉。
我知道,我前一天喝水的行为有一定赌气的成分在里面,但是牛子呢?他不撒尿,也是因为赌气么?还是想告诉我说它不会回来了?
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去把牛子找回来。
说干,那就干。
我收拾好行李,立马就出发了。

5

“你好,请问您看见我的牛子了吗?”出门后不久,我焦急的向一个路人打听道。
那人看着我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我刚想离开,谁知一直站在他身旁的一头陌生牛子走到我身前问道:“你的牛子走丢了?”
这根牛子很大,我必须抬头才能看向它的龟头,这想必就是眼前这个路人的牛子吧。
我咽了口唾沫,然后说道:“对……对,昨天早上它收拾好行李就出门了,直到现在都没回来,他大概那么高……”
我说着伸手在自己的腰部比了比。
“而且包皮上有一个小缺口……”
我话未说完,眼前这根牛子就打断了我,说道:“这么小的牛子应该很显眼啊,不过我是真没见过,建议你报警。”
路人和他的牛子说完就离开了。
我红着脸,看着满大街的路人和他们的牛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6

我的牛子很小,其他人的牛子大概有他们的肩膀那么高,而我的直到自己腰部这里。
这和我小时候受过的一场事故有关。
小时候我经常生病,但是我的牛子确很调皮,经常趁我待在家里的时候一个牛跑出去玩。
那一天,我正在家里睡觉,但是下体隐约传来的剧痛让我意识到了什么。
我二话不说赶忙出门去寻找牛子,生怕它出了什么事。
来到村口的空地上之后,我才发现有两根牛子在打架,两根牛子身上都沾满了泥,但是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其中一根就是我的牛子。

7

那会我经常生病,但是我的牛子却异常的健康,我有时不经怀疑,是不是我的牛子吸走了我的营养,才导致我经常生病的。
那次,我的牛子把对面那根牛子打得很惨,我赶到的时候,对面牛子蛋皮都给打破了。
要不是我及时出手阻止,对面牛子怕不是要少一颗蛋。
然后,对面牛子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我把自己的牛子狠狠的骂了一顿,得知那是隔壁街王二狗的牛子之后,我叫上了我父亲的牛子,提着礼物上门道歉了。
这事儿,我不敢让我爸知道,按他的脾气,非把我牛子的蛋打裂不可。
而我爸的牛子不同,它待我和我的牛子都非常的温柔,经常给我们买好吃的。
记得小时候睡觉的时候,它总是给我们讲故事。
记得又一次它兴致大发,给我们讲了《午夜凶屌》的故事,吓得我和牛子抱在一起半宿都不敢睡觉。

8

牛子和人家打架事情过去后,我气得好几天没和它说话。
我甚至没问它为什么和别牛打架。
我只知道它这一假打没了我一周的零用钱。
几天后的傍晚,我又发烧了。
可是,那会父亲和他的牛子出门找批去了。
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的牛子也不知道去哪儿玩去了。
天黑之后下起了雨,之后的时间里,我都躺在床上睡觉,脑子迷迷糊糊的,期间隐约记得牛子回来过一趟。
在后半夜的时候,家里的木门开了,门外的雨滴落在我的脸上,湿漉漉的。
我悠悠的醒来了,睁眼一看,发现牛子浑身是血的站在门口,身旁还站着两个身影,仔细一看我才知道,那是隔壁村的医生和它的牛子。
我后来才之后,牛子回来之后,发现我又生病了,立马跑去找医生去了。
但是我们村的医生有事出门去了,不在。
牛子只好跑去隔壁村去找医生。
那个年代,村里基建不行,路面都是凹一块凸一块的,甚至连路灯都没有。
可想而知牛子这一路是多么的艰辛。
牛子在去的路上摔下了山崖,龟头那一块直接磕裂了,不过还好有包皮保护,这才没出什么大事。
也许是那一次摔的太狠,牛子至此之后成长的速度比别的牛子慢了太多。
直到我二十好几了,牛子也仅仅到我腰部这里。

9

那一次,我发烧到了40.5度。
好在牛子找来了医生帮我治疗,要不然我估计会向村里的傻子一样,整天留着哈喇子,看着天空不知道想什么。
村里的那个傻子也是在一次发烧之后,把脑子给烧坏的。
我爸的牛子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把我爸狠狠的打了一顿,怪他出门找批,差点儿把握命给找没了。
躺在床上接受治疗的时候,牛子开口问完:“你知道我为什么和隔壁二狗的牛子打架吗?”
我摇了摇头,这之前我已经好几天没和牛子说过话了,自然不知道其中缘由。
牛子说:“他骂你是个病狗,外边捡来的垃圾。”
我沉默了。

10

我沉默的原因是,我那会就知道我不是我的父亲亲生的。
我父亲和他的牛子连老婆和批都没有,又怎么会有后代呢。
牛子在三个月大的时候,被我父亲捡到。
之后又喂了六个月,我才从牛子里孵出来。
牛子总是比人大九个月,这是常识。
在我牙牙学语的时候,牛子就已经会讲A,B,C,D了。
可以说,我是牛子看着长大的,我隐约觉得,牛子应该是生活的主导才对,可偏偏人才是比牛子高一级的存在。
牛子和批们穿着比人更加简陋的衣服活着。
上学时,牛子帮忙背书包,上课时,男同学的牛子们,和女同学的批们站在教室后面上课。
有时,有的同学不想写作业了,也让自己的牛子代劳。
牛子就好像人类的奴隶一般为人类服务着,直到死去。

上了初中之后,我才从生物书中了解到,这是属于生殖器们的一种本能。
女老师用着理所当然的语气陈述着这个知识,而在一旁作为助教的批女士则用目光审视着下面的同学,以及站在教室后面的牛子门,确保课堂纪律。
但我却依旧隐约感觉到不对,也许是因为小时候牛子救过我那件事,而且它还为我打过架,我那时就感觉,我应该和牛子是平等的才对。

11

和牛子平等相处的想法贯彻了从那之后的所有时光。
我对牛子比其他人对自己的牛子更好。
我和牛子穿着一样品质的衣服,吃一样食物,睡一样的床。
甚至连作业我都是尽可能的自己解决。
而牛子,它因为也有听课的关系,所有它也写了自己的那一份作业。
只不过,没有老师愿意批改罢了。
一开始我把牛子的作业和我的一起混在小组的作业里一起交了上去,可谁知老师的牛子在检查的时候,立马就发现了这里面的不对,把我和牛子叫到了一旁,狠狠的批评了一通。
详细内容我已经忘记了,只隐约记得大意是牛子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不要在交上来,给老师增加负担之类的。
我能深刻感受到牛子的失落。
牛子也是喜欢学习的。
被老师批评了一通之后,它没有放弃,开始偷偷学习起来。

12

上了高中之后,牛子们已经渐渐跟不上课程了,再加上牛子保护人类的本能作祟,我们在上课的时候,牛子们便一个个跑去上体育课锻炼身体去了。
而我的牛子,因为比其他人的牛子矮小了太多,再加上它能听懂老师讲述的课程,它成了唯一一个留在教室中的牛子。
当然,它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听课,只能用假装睡觉来当掩护,全神贯注的学习着。
也许是身体上的落后,他学的比大多数人类都好。
但除了我,没人知道,而且牛子是没法参加高考的……
因为牛子总是留在教室,我们也多了个外号,小弱鸡八和他的主人。
我们也为此和别人打过架,但是被他的牛子打的很惨……

13

因为牛子的矮小,我和牛子为这事儿都有点自卑。
自卑到不敢去找女朋友和批。
如今,我已经二十三岁了,连批小姐衣服下面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都没有见过。
站在街上,除了我独自一人,其他人身边都有自己的小伙伴陪着。
我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孤独。
正当我准备去报警的时候,一个陌生而又带着一丝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哟,这不是小弱鸡八的主人吗?今儿个一个人出门啊。”语气中带着几丝嘲弄。
我转头一看,发现这人是王二狗。
他旁边的牛子就是小时候和我牛子打架的那个。
如今这根牛子已经长到了一米八了,比我还高半个头。
难以想象它小时候是被我的牛子按在地上打的存在。
而且我注意到它的蛋皮边上有一块不那么显眼的伤疤,估计就是那会儿留下的。
“我……”我嘴角濡诺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你牛子呢?”他问道?
现在不是逃避的时候,我定了定神回答:“我的牛子离家出走了,你有见过它吗?”
之所以告诉他这件事,是因为我期望他也许能告诉我关于我牛子下落的线索。
谁知他们好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开始笑个不停:“哈哈哈哈……牛子离家出走……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非常刺耳,刺耳的我都想找个批钻进去。
“哈哈哈哈,不亏是小弱鸡八,竟然离家出走了,垃圾主人的垃圾牛子……”
听着他那带有侮辱性质的话语,看着他那丑陋的脸庞我感觉气血上涌,周围视线发黑。
我颤抖的伸出了自己的拳头想要往他的脸上狠狠的揍去。

这时,一个身影挡在了我的面前。
那是一根高大的牛子,比我这辈子见过的任何牛子都要高大,高大到甚至遮住了所有本应该照向我的阳光。
那不是王二狗的牛子,因为他的牛子就站在他的身旁。
而我身前这根巨大的牛子确给了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朝它的龟头上看去,发现包皮那部分有一块明显的缺口。
这是我的牛子?
可是为什么它变得如此的巨大?
它强壮到我甚至能清楚的看到它上面的青经。
“抱歉,小肥……”牛子转过头来满怀歉意的说道:“我勃起了!知识给了我力量!”
(完)

作者的话:
2020.12.15      淦,我到底写的是个什么几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