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Pool浊池

长沙的四季

2017-09-17

  长沙在整个中国来说,也算是宜居城市了。这个宜居城市的指标是些什么,我至今也不是很明白。如果让我来选,不知道长沙会被排到哪个地方去。大概总分如果是十分的话,我最多给4分,不,给4.1分好了,那0.1算是一点友情分。
  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调侃长沙的一组图片。第一张上面有四个人,每个人都拿着一块牌子,从左到右依次是秋、夏、冬、春,之后另一个人说,你们四季怎么不按照顺序排?他们几个似乎是恍然大悟,再之后却只剩下两个人了——“夏”、“冬”。
  其实我想说,没毛病。
  长沙明明只有两个季节,就是夏季和冬季,夏和冬之间也许只有几天的过渡期,今天也许正处于那几天过渡的开始。
  我现在鼻子堵的很厉害,几乎都无法呼吸了,每天都要用掉大半包纸,并且我估计班上很大一部分人开始对我有不好的印象,因为每次上课或是自习我都会制造很多噪音,况且这也搞得我很不舒服。这就要怪空调了,一晚上的空调直接把我吹成重度伤残,而我却又毫无办法。
  其实之前根本也不会有这么冷,那热得我都找不到一个形容词来形容。可能我只能用一个比喻了——要知道我可是很讨厌这些修辞的——你看过中央台的《动物世界》里的非洲大草原上的热浪和阳光吗?——其实这可能根本不算做一个比喻句——这让我每天回家吃饭都是一种煎熬,顶着大太阳走在路上就算了还要吃一路的尾气和空调外机吹的热风,这样吃完饭走一个来回足以让我背后湿透了。并且非常晒,每次回到家把包放下来都是烫手的,甚至于我自己的头发都有点不敢碰。所以在夏天的时候我还是非常期待降温的。
  当然是还在“夏天”的时候非常期待,可现在似乎已经不能称之为是“夏天”了——已经降温了。
  上周我拿手机看天气预报的时候说是在上周五会降温,所以自然我们寝室里的几个人都比较高兴,可以说是每天晚上都在期待着周五的到来。
  “怕是不会降温了。”这句话是我在上周五的晚上看着手机上将近到十二点的时间的时候说的。
  好在在昨天仍然降温了,这降温降得真的是时候,以至于我在今天一整天都因为想要通畅地呼吸而欲仙欲死。昨天下午的降温并没有让我感觉很愉快,反倒是空调让我很爽,呵呵。
  然后今天我就很怂地穿了两件衣服去上课但这真的很尴尬,尤其是教室里只有两个人穿两件衣服而其他人都只穿了一件短袖还想着开窗吹风的时候,这个时候真是不好讲什么。况且这鬼天气只是吹的风很冷,其实气温还是比较高的。于是我就把外面那件衣服脱了,宁肯吹冷风。
  之前整个暑假我都在抱怨这鬼天气,这么热的天除了出汗什么也做不了,只好呆在空调房里。只要一出门,太阳公公就会把你赶进家门(笑),甚至因为这天气我们只能洗热水澡——其实已经是冷水开到最大只不过放出来的是热水……庆幸的是,教室和寝室都有空调,即使效果非常不稳定,然而我现在却又在抱怨太冷。
  夏天都要过去了,冬天还会远吗?我估计不好,但着实不远了。
  我只能说长沙是一个很极端的地方,夏天无限热冬天也可以无限冷,虽然不会冷到北方的零下多少度但也是可以徘徊在0℃左右的,比较起来看上去高了不少,但是再算上夏天的将近40度的高温就很恐怖了,可以说是长沙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
  冬天的时候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即使穿了四件衣服,寒风依旧可以浸透它们。
  我早就觉得那些写四季美好的人很虚伪,毫无疑问的虚伪,因为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一丝真实感,我能感受到的只不过是这城市之中的温度罢了。现在,在这个将被称为“秋”的季节里,我却有着在严冬时的矛盾——如果不开窗,那我会闷得一身汗;如果开窗,那些在窗外游荡的风又会把我吹得打颤,吹得鼻涕不止。
  我现在就很想打那些说“秋高气爽”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现在真的非常爽。
  还有那些“春和日丽”的人,长沙不存在春天的,就和tan90°是一个道理。今年的春天给我的印象是……???可以说在长沙五年了也没有对这里的春天有什么印象。也许在冬日的余寒还未散尽之时就已经进入夏天了吧。可能唯一有感觉的只是学校里的银杏叶一年四季的变化。或者说樟树的老叶子又在地上铺了厚厚的一层,可是那个时候真的已经是夏天了,因为我依稀还记得的只是衣服穿两件很热。
  可以说今年的夏天是热到极点了,据我自身的经历,这个夏天我只遇到过两只蚊子,搞得我那瓶含名贵中草药成分“六神原液”的某花露水都没怎么有机会用,其实是完全没用,好吧。据说,它们是被热死了,真是可怜。这样的话长沙明年可能就没有本地的蚊子了。
  或许长沙成为宜居城市是有原因的,比如说把狗屎猫屎牛屎鸟屎放在一起,你会选哪个?只能说各有所长了。比如说牛屎晒干了可以当柴火烧,大象的屎还可以挤出饮用水来喝之类的吧。(甚至是去掉头就可以吃了)
2017.8.30 星期三

Tags: 随笔
本文总阅读量